梁非fo

我可能是个段子手吧

【魔道高中pa】叔父悲伤的笑出了声

#可能有ooc可能有不合理|・ω・`)#
#有忘羡,含曦澄和桑瑶或者瑶桑无差|・ω・`),注意避雷#

江枫眠:看,我就说他要戴这条的吧。
蓝启仁:???你们私下勾结了?
江枫眠:没勾结,都是机缘巧合,蓝老师你和聂老师明天就穿女装来上课吧。
金光善:怎么回事?
江枫眠:刚才我跟蓝老师和聂老师打赌,说你今天肯定会打粉色的领带,他们都不信,非说你要打那个绣花的,结果赌输了,明天要穿女装去上课。
金光善:怎么了,粉的这条不行吗,不能彰显我的魅力吗,果然是绣花和我更搭呢
聂明玦:稍等一下我去洗洗眼睛
蓝启仁:??同一个办公室几年了,我竟不知道他还有比那条绣花领带更不雅正的领带
江枫眠:总之你们赌输了,明天穿女装吧。蓝老师你最好把你的胡子剪了,要么拿丝带扎起来也行
温若寒:【推门】你们谈什么呢,怎么一回办公室就听见女装之类的东西。
江枫眠:蓝老师和聂老师赌输了自愿穿小裙子,正在问我哪个店铺有卖的。
温若寒:哦是吗,想不到你们竟然是这样的资深教师呢
蓝启仁:???我不是我没有江老师你不要瞎说
温若寒:蓝老师你打算用丝带把胡子扎起来吗?
江枫眠:噫
蓝启仁:???
聂明玦:女装是我开玩笑的,绝对不能真的穿,穿了对学生们影响不好
金光善:不存在的,学生们还自己弄了个女装社呢,里面都是女装大佬,如果你们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报个名
蓝启仁:????
金光善:哦对了江老师,魏婴也在女装社呢,真是恭喜江老师啊
江枫眠:是吗,长大了有出息了,我真是好感动呢
温若寒:金老师怎么那么了解学生的事情?
金光善:因为我关注了学校的专属论坛啊,里面啥都有,最近我看一个全校最受欢迎cp榜特别有意思,忘羡曦澄都在前面呢,再次恭喜一下江老师
蓝启仁:??????等一等???
金光善:?
蓝启仁:什么情况???
金光善:他们两对成了啊,蓝老师你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
蓝启仁:……?????这……这真是……大逆不道罔顾人伦!!!气煞我也!
江枫眠:那你看我有说什么吗
金光善:蓝老师不必如此气愤,在我校搞基是一种优秀的传统,cp榜前十都是bl呢,我现在都能背出来。
江枫眠:最主要的是阿澄阿羡自从跟了双璧,成绩上去好多,不逃课了不考试作弊了也不溜网吧了,真是让我这个做父亲的省心不少啊
温若寒:学校论坛上有没有关于我们几个的cp啊?
金光善:有啊温校长,一系列同人文我都看过了,恭喜你稳居总攻席位
温若寒:【心情大好】
金光善:等一等啊,怎么还有个all寒的专属板块啊
温若寒:!?!

蓝启仁:【突然】唉,整个办公室没有几个正经人。聂老师你算一个,你也是辛苦了,最近怀桑学习如何啊?
聂明玦:一如既往的差,而且最近手机上老跟一个叫金什么瑶的男同学聊天,都聊出巨轮来了。
蓝启仁:?!?那怎么办
聂明玦:还好,问题不大,我看了下聊天记录,发现只是在谈恋爱而已,并没有互相传作业答案。
蓝启仁:??????
江枫眠:金什么瑶?又是金老师的家眷吗?
金光善:什么叫又
江枫眠:难道不是吗,全市所有姓金的不姓金的都和你有血缘关系,我们甚至一度怀疑你已经当爷爷了
金光善:是吗!如果那个金什么瑶真是我儿子,那咱们两个不就是亲家了吗聂老师
聂明玦:的确如此亲家
蓝启仁: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这么快??
江枫眠:明明自己的弟弟是基佬这种事情都可以接受,却不能接受穿女装,真是难以理解呢
温若寒:我很期待女装,谁穿女装谁加月薪加年终奖,蓝老师如果用丝带扎胡子的话年终奖翻一倍
蓝启仁:??????
金光善:这个条件好诱人啊,我也想试试
江枫眠:我也想穿,刚好给阿羡做个示范
聂明玦:怎么这么没有原则,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穿的!
温若寒:不穿也可以,那你就再帮我喂一个月的穷奇
聂明玦:那明明是只哈士奇
蓝启仁:这不公平!为什么他就可以不穿!
江枫眠:因为我们都很期待你的丝带小胡子啊
金光善:年终奖翻倍啊蓝老师
温若寒:校长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蓝启仁:你们????这个办公室吃枣药丸

—次日—

江枫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老师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蓝启仁:!为什么只有我在穿!!
金光善:因为你是老实人啊
江枫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拍个照先
蓝启仁:!!!你停下!!!
聂明玦:没用的蓝老师,江老师已经把十连拍分享到他的主页了,刚才魏婴还秒赞了,手速真快啊
蓝启仁:!!!!!!(ಥ_ಥ)?????









学习还是刷lof 别人的优秀脑洞和超绝手艺让我叹为观止 我现在自愧不如 已经没有热情发段子了

叔父辗转反侧为哪般

有一天半夜,蓝启仁突然梦见蓝曦臣把手放在自己肩上,对自己说:
叔父,我已有心悦之人了,也是名男子
现在我和忘机都不会有子嗣了

姑苏蓝氏宗主这一脉的香火就交给您来传承了!

吓得蓝启仁一晚上没敢再合眼

谈到忘羡时,在座的各位不禁流下了一把辛酸泪

江澄:我太惨了!这两个人专挑有我的地方亲亲抱抱,本直男实在看不下去了!

温宁:我也惨啊!每次公子召唤我的时候,头刚冒出来呢,我就被含光君踩进地里了!

蓝启仁:我最惨了!我精心培养的白菜就这样被猪拱走了!

蓝思追:我超惨啊!小时候,我问含光君我娘在哪里,含光君说他一定会把我娘带回来的,我就一直幻想娘是个温柔娴雅的成熟女子,然后含光君就把魏前辈带回来了!

蓝景仪:我难道不惨吗!身为含光君云深后援团的团长,我带领整个团的成员一起向含光君学习,现在含光君和魏前辈在一起了,团里半数的人都弯掉了!

蓝曦臣:让开!!!我才是最惨的!!!只有我能看见忘机脸上时常飘过的一些非常不符合他人设的弹幕!!!我现在都想换个弟弟了!!!

直男争霸赛

江澄:全书第一直男不就是我吗!
金子轩:你错了,明明是我!
江澄:你难道不觉得我的一言一行都很直吗?
金子轩:你连对象都没有,怎么知道是不是直男呢?魏无羡喜欢蓝忘机之前也觉得自己是直的,后来还不是弯了!
江澄:?我怎么觉得这金孔雀说的好像还有点道理呢
金子轩:是吧!
江澄:是个屁
金子轩:我不服,我要去找阿离来评判评判!

江厌离:咦,你们这是……
金子轩:阿离,你觉得我和江澄谁更直一些。
江厌离:??
江澄:阿姐,肯定是我更直对吧!咱们一家人你最了解我了!
江厌离:??我,我评判不出来……不…不然去找阿羡看看……【病急乱投医】
江澄:不行啊,魏无羡那个老gay逼,他懂什么!
金子轩:我倒是感觉可以,从一个老gay逼的角度来看,搞不好还是最客观的!
江澄:好像也对,那就把他叫过来吧!

魏无羡:怎么又把我给叫来了,要我说多少遍,我对你们这种男人没有性趣,而且好歹我也是个有夫之妇了,你们这样蓝湛会生气的
江澄:能不能不要骚,我们是认真的,你觉得我和金孔雀谁更直一些?
魏无羡:啊?什么意思?
金子轩:就是你觉得我们两个谁是全书第一直男。
魏无羡:这……这……单凭我对你们的认知,无法评判出来谁更直啊。
江澄:我就说这个老gay逼不行的吧
魏无羡:慢着!谁说我不行了!我刚刚想出来一妙计!
江澄/金子轩:什么妙计!?
魏无羡:那就是——穿女装!!!
江澄:……
金子轩:……
江澄: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治一下脑子
金子轩:直男争霸赛要变成药娘争霸赛了
魏无羡:我是认真的!你们看啊,一个真正的直男,即便是穿女装,也是无法挡住本身的阳刚之气的。所以你们都去穿女装,看谁没有受到阴柔之气的影响,谁不就更直吗?
江澄/金子轩:嗯?好像是这样的呢!

【二十分钟后】
江澄:【妖娆】是这样吗?
金子轩:【妩媚】这套可以吗?
魏无羡:可以的可以的。我给你们拍张照,你们自己可以来做个对比。【拍照ing】

——次日——
江澄早上起来刷手机
突然看见
魏无羡把自己和金子轩的女装照
分享在了他的微博上
还看见金凌
点赞
转发
并艾特了金光瑶


【带娃组的日常】遗传到位

【金凌生日这天】
金子轩:哼礼物给你放那了,看你这回考的好才给你的,才不是特意给你挑的
江澄:哼礼物给你放那了,自己没用了才给你的,才不是特意给你挑的
金凌:(抱礼物盒子)哼我才不想要呢,只是装给你们看的

江厌离:???
金光瑶:嫂子你看,都一个德行

想象一下聂导接受主持人采访x


主持人:请问聂导您导《魔道祖师》这部戏时,有什么地方是演员自己发挥的吗?

聂怀桑:有很多啊,比如说观音庙那一幕,金光瑶那句台词“聂明玦我操你妈!!!”就是他自己发挥的。虽然来的很突然,但我觉得发挥的很好。不过他后来肯定被大哥揍飞就是了

bu

江蓝两家至今没有主母的真相bu

谈恋爱真的很坑兄弟
自从忘羡宣布关系以后
仙门百家一片轰动
同时也给妹子们留下了
姑苏蓝氏和云梦江氏都是gay佬的印象
所以没有妹子敢入赘江蓝两家
于是本来可以找到对象的泽芜君
找不到对象
本来就找不到对象的三毒圣手
更加找不到对象

【段子/标题想歪系列】避尘有特殊的清理技巧

蓝景仪:说来奇怪,为什么含光君的佩剑避尘总是泽芜君负责清理?
蓝思追:因为避尘剑如其名,每一寸剑身都要干干净净,不得染上一丝尘土。
蓝景仪:那跟泽芜君有什么关系?
蓝思追:蓝 吸 尘

祝江晚吟江宗主节日快乐,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