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非fo

我可能是个段子手吧

【晓薛/段子】阿箐,请你面壁思过

薛洋:道~长~好疼啊~
晓星尘:哪里疼,快让我看看
薛洋:里面疼
晓星尘:唉,要不然舔舔……
薛洋:舔舔更疼!
晓星尘:对,对不起,都怪我……我不该那样……
薛洋:呜不怪道长的,毕竟都是我自己想要的……
晓星尘:乖别哭,今天带你去看医生
薛洋:好的呢

阿箐:【听墙角】…………卧槽????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事情的真相——————————

薛洋:道长我里面牙好疼啊,估计是糖吃多了。
晓星尘:走,今天带你看牙医去

【现代校园pa/段子】发零食的小朋友看过来

—魔道中学部举行运动会,小学部的志愿者蓝景仪揣着个大篮子给运动员们发零食—

江澄:那个小孩怎么都不给这边发,从开始到现在我一块巧克力都没吃到。
金子轩:就是,光给前面的发,把我们都给忘了。
薛洋:要不然喊他两声试试,看他会不会过来?
金光瑶:等等,我突然发现一个事情,他好像一直跟着蓝忘机!
聂怀桑:对啊,小景仪就是特别崇拜蓝忘机的,走到哪跟到哪。
薛洋:那把蓝忘机叫过来试试!
江澄:他会听你话吗?
薛洋:。
金子轩:卧槽你们看蓝忘机一直跟着魏无羡,要不咱们……
金光瑶:说得对,咱们把魏无羡叫过来,比直接叫蓝忘机容易多了!
江澄:魏无羡!过来一下!
聂怀桑:魏哥魏哥!快过来!
金子轩:魏无羡!
魏无羡:【赶来ing】咋啦,怎么突然叫我。
江澄:你长的帅。
聂怀桑:你可爱。
金子轩:没你不好玩。
薛洋:就是喜欢你。
金光瑶:你一来气氛就融洽。
魏无羡:!真哒?【欣喜】

江澄:快看蓝忘机果然来了!
金子轩:小景仪也跟过来了!快拿零食!!!
薛洋:我要费列罗!谁都别跟我抢!!!!













魏无羡:……我感到了欺骗。


我认为关注我的人会因为我成天在这里说一些很骚的话而取关我

每日一骚

你好骚啊

【段子/米英+异色米英】挣扎一下还是死了

#纯属玩笑,请勿各种意义上的深究x#


有一天,亚瑟和奥利弗 做了死扛和杯糕
给阿尔和艾伦吃
让他们随便选一个

阿尔和艾伦
对望一眼

阿尔选择了杯糕
艾伦选择了死扛

然后他们就都死了。

bu

我还是要说一句 好骚啊

你们好骚啊,把我的头都给骚掉了

【带娃组/现代pa/段子】其实金子轩的内心是崩溃的

金光瑶:江澄!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江澄:这是啥,一堆黄色的东西。
金光瑶:是小黄鸭的全套睡衣,还是父子款,应该是哥买给自己和阿凌的。
江澄:哦!这样啊!都已经拆包了,没见过他俩穿啊。
金光瑶:他们最近不是去参加家庭夏令营了吗,应该是忘带了吧。不过你看这尺寸这么合适,要不然我们……
江澄:休想!我脑子又没病,才不会和你一起穿这个!

——半小时后——

江澄:阿姐阿姐!你看我们穿这个怎么样!
金光瑶:可爱不可爱不!还是父子款呢!

江厌离:……????

——几日后——
【叮铃铃,叮铃铃】

金光瑶:您好,请问您是谁呀。
金子轩:我,你哥,再过两天我跟儿子就回来了,跟你们通知一声。
金光瑶:好的哥没问题哥。
金子轩:还有啊,看见我床头柜上两套小黄鸭睡衣没有,送给你和江澄的,你们拿走吧。
金光瑶:啊?送给我们?那不是父子款吗?




金子轩:对啊。那本来是买给我和阿凌的。后来阿离把你们两个穿的照片发过来了,我突然觉得还是送给你们比较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