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非fo

我可能是个段子手吧

#国设吧##东方之雪


       晓梅吃惊的看着,看着不远处那个女孩哭泣着,半身没入那潭巨大的,浅紫色的湖水中。
         她的头发是凌乱的,她颤抖着,无法抑制的流下眼泪,并发出哽咽声,以及吼叫声——是愤怒的吼叫,却又那么无力。她跪下,于是压断了那些浅紫色薰衣草的茎。她哭着把它们连根拔起,然后丢到一边,并一直疯狂的重复这些动作,直至围绕自己的那小片地方变得混乱而难看。接着她呆滞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晓梅坐在车里,紧抓着方向盘,透过车窗看着这一幕——她从未见过娜塔莎这个样子。
       她趁她熟睡时拿了车钥匙。
       把人弄上车,然后运到这片巨大的薰衣草花田里,放下。
        这样做的本意是希望这片美丽的薰衣草能够安抚娜塔莎心中的伤痛,让她获得暂时的安宁——毕竟每个人都会为美景所陶醉的。然而怎么会这样呢?
       娜塔莎现在一动不动的呆在那里。
       她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似乎仍然身处梦中。她周身被美丽的薰衣草环绕着,被温柔的香气包裹着,而头顶上方则是清澈湛蓝的天空,懒散的飘浮着几朵云——霎那间,竟有些头晕脑胀。
      迟钝的愣了好一会。
      接着,数不清的疑问填满她的脑袋——在这些疑问中,一段回忆却莫名其妙的挤了出来——她想到了这种花,薰衣草,自己的家乡也栽种了很多,眼前的这一大片和那一片完美的叠合在了一起。
       可是——转瞬间她又想到那个“可是”——那些花都被毁掉了。毁于残酷的现实。
      景色是美丽而幽雅的。与别人不同的是,在如此的景色中,她却这样莫名其妙的被触动了心底的悲伤。
      眼前的薰衣草正如曾经的薰衣草,慢慢消散了,一棵也没有了。
      她突然看见小时候,姐姐破烂的衣衫,哥哥嘴边的血迹,她自己无助的缩成一团……
      她不知什么时候起,姐姐变得爱哭了,不再勇敢的顶住风雪,遇到什么事做不了主张了——只是软弱的躲到一边。
      这是为什么呢?
      她不知道。但从那刻开始,她就清楚的意识到——她的姐姐,一直保护她的人,无法再展开羽翼将她挡在身下了。
       于是她便寄希望于自己的哥哥。
       在无边际的危险与酷寒中,哥哥是唯一强大的人,是唯一能够使她不受伤害的人——她需要她的哥哥,一刻也不能分离。否则,自己就会被冷气所冻结,变得毫无知觉。
        可是,她哪里知道,那个所谓强大的哥哥,内心是多么的弱小呢?
      他不是能保护她的人呀。
      他躲避着,因为她疯狂的追随让他不知所措,他心里很明白——其实他连自身都难保,只是一直装作不畏惧罢了。
      他不保护她,因为他做不到。
      这样,便没人保护她了。她看周围的人,全都和她不在同一条战线上,他们都很危险,很可怕。
      她于是害怕的哭了起来,紫色的眼睛流淌出紫色的泪水,将这个地方也都染成了带有苦味的紫色。她早就这么恐惧着,同时假装着,假装自己很镇定,很勇敢,冷若冰霜——这种做法,与她的哥哥是相似的。然后她痛恨起了自己,痛恨自己的胆小,痛恨自己的虚伪。但即便这样,该装的还是得装呀。她仍是那样。
       然而却突然有那么一天,她虚伪的镇定被打破了。她开始失控,独自,哭泣,叫喊着,毁坏所处地方的一切。没有人知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真的没有人知道吗?
       晓梅一直在暗地里看着,看着,并替她难过着。她似乎总是开心,快乐的。可谁会没有痛苦呢?晓梅承受了自己的痛苦,然后吸收了娜塔莎的痛苦——承担着双份的痛苦,却露出灿烂的笑颜。毕竟,娜塔莎是她的朋友呀,她会全身心的撑起这份友谊。
       尽管这友谊,娜塔莎从未明确的承认过。
       晓梅还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了呢。
       她也有不知道的事!她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旁观者。可她绝不是旁观者,而是一个重要的参与者——是的,实际上,正是因为她的出现,那个一直镇定着的女孩才开始失控了。
       林晓梅,林晓梅。这个身影在娜塔莎的脑海中逐渐放大,逐渐清晰,那披散着飘逸的长发,阳光般柔和又活泼的笑,有时因为着急而通红的,圆鼓鼓的脸颊——于脑海中挥之不去。这是为什么呢?她对自己如此重要?是因为羡慕吧!羡慕她温暖的气候,丰饶的土地?羡慕她有哥哥的保护?或者更加严重,是嫉妒,也说不定呢?嫉妒这个一直走在自己前面的,自己的理想?
        娜塔莎并不把晓梅当朋友看,她只是羡慕着她——还有种说不清的复杂的情感紧紧缠裹在这份羡慕上,于是羡慕竟变了味。似乎……变成了爱慕。至少娜塔莎自己这么认为。可这羡慕哪有那么容易变成爱慕呢?再说,爱慕这个词语用在她们身上,也不合适呀。
         而晓梅,确实只是简简单单的把娜塔莎当朋友而已。
       只是朋友吗?
       真的只是吗?
       这时候问自己,是吗?
       当你看着她的眼睛,感受那片平静里微小的波澜时,问自己,是吗?
      噢,天啊!不,不是……不是的!
       一道灵光突然闪现在晓梅脑海里。
      晓梅打开了车门,从自己的隐藏点冲出去,飞奔着,直直扑入那紫色的湖水,扑向她。
       扑进她的怀抱。
       两个人都好久没有进行过拥抱的动作了。
      此刻,她们把对方抱得如此紧。
      接着就是接吻了。
      一个证明这份感情的吻。
      晓梅拼透了全力,用尽了方法一直想要传达给对方的那种鼓励,想要告诉你——也许我保护不了你,但是我们在一起,就能抵御一切严寒。不论你的,还是我的。
      一种温暖的,久违的感觉。哭累了,叫累了之后——这个柔软的小东西朝自己扑过来,扑进自己的心底。
      她一直逃避着的,那种温暖的感觉出现了。凛冽的寒风似乎卷走了她火热的心,让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拥有温暖,觉得自己一旦拥有便会沉沦,所以她甚至不愿看到,正如她不愿看到美丽的薰衣草,或者什么其他梦幻的美景。
      而此时,那颗心回来了——其实,她一直不曾失去它,只是将它冰封了,锁紧了而已。现在它再次释放了。释放在香气扑鼻的薰衣草花田里,融进多层次交织着的,复杂的紫色里。
       那些之前理不清的,说不出的,现在也没有必要那么执着于弄明白了,答案就在眼前。
       薰衣草的花语——“等待爱情”。正是等待她最该等待的东西。
       现在,她等到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