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非fo

我可能是个段子手吧

说说现在的看客行为吧,灵感来源于我的政治老师

#我本来只想去楼顶吹吹风#

          今天没加班,四点多钟便出了公司大门,一只手提着公文包,走在街道上。
         步行回家的路途中,发现前方的写字楼下围了一大圈熙熙攘攘的人。我本不想去凑热闹,但好奇心迫使我走近了人群——我听清楚了,也弄明白了。天哪!
          我看见一个女孩,约莫十五六岁,站在那写字楼的楼顶边缘,只能看见半个身子。她直直望着下面的人群,想要跳下来!
        写字楼的高度不允许我看清女孩的脸,但我能看见她明显的颤抖着,想必是在哭泣。      
        那一刻我的手摸向了自己的衣袋,衣袋空空如也。我又打开公文包察看——没有,我的手机落在单位了!我报不了警了!
        我环下意识顾四周:后排的人无一不是踮脚伸头,个个都想看到更多,拿手机的也有,可并不是在报警,竟然是在拍照!就在这时,我听见前面不知谁说了一句:“想跳?怎么还不跳?就这么胆小吗?”
       然后一片唏嘘。
       人海开始涌动,并涌起许多类似的言论:“你倒是跳啊!我就不信你能跳的下来!”“真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跳楼,真能死才鬼了呢!”
        这话里满满都是不屑。
        许多声音混杂在一起,吵吵嚷嚷。我相信那女孩也听见了。因为我看见她突然呆住,停止了颤抖。可我却开始颤抖了——气的颤抖。
       看客们不断发出怂恿,女孩却退了回去。登时人们鸦雀无声,接着面面相觑。有人用不小的声音抑扬顿挫的说道:“唉——!就知道她不敢!切!”人群开始散去了。
       可就在这时,女孩的半个身子又在楼顶出现。刹那间人们的目光又聚集在了那上面。于是怂恿便又潮水般涌向女孩,仿佛要将她从上面拽下来。
       不论如何,我无法忍受了!
      我拼尽全身力气挤开一片人,冲到人群中央那片空地,转过身来,对着看客们狂吼,企图压倒他们的声音:“你们这群人有没有一点社会公德?如果上面那是你女儿,你会让她跳吗?!你们这样根本就是在杀人!你们觉得有意思吗?难道这事情就跟你们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话音刚落,万马齐喑。
        就这样沉默了许久,我没等到回应。突然,以一声女人的尖叫为首领,耳里灌进一片高高低低的“哦————”,身后传来一声闷响。
       我愣住了。
       我缓缓回过头。
       她真的跳下来了。就落在我身后。
       她死的很难看。表情诡异,伸展着身体,嘴角只流了一点血。
       我猛地被吓到,不禁向后退了好几步。我无法相信——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死亡,还是这样鲜明的死亡。
       人潮迅速退去,我听见有人咕哝道“这姑娘还真跳了”,“真不懂年轻人”这样的话,不过一会,这里只剩下了我,还有一具尸体。
        我突然发现这尸体张开的右手里有一点黑色的东西。
        我鼓起了勇气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
        是一行字,上面写着:
        我本来只想去楼顶吹吹风。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