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非fo

我可能是个段子手吧

哈哈哈mèi想到吧,又是我我又来凑数了

这篇可能比较的迷吧hh
超级短篇

没有糖

——————————————————————————————

       在那把木头椅子上,她阖着眼睛小憩。棕黑的头发披在肩上,脸颊如同醒时一样饱满柔和,唇边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或许是梦见了什么甜蜜的好事。
       她的恋人坐在另一把椅子上,正温柔地端详着她的睡颜。
       睡得那样沉,肯定是没有办法吵醒的呀。
       娜塔莎那样想着,摸背摸睡着的女孩的头发, 手上沾满粘糊糊的汗渍,可她的手却是冰凉的。
       空气那般静谧,阳光如此灿烂,透过窗户的框架洒在屋里。会这样一直下去吧,一直下去,一直到她们的尸体彻底腐烂,然后同外面的长的正繁茂的老树融为一体,成为它养料的一部分。
         林晓梅的出现装点了娜塔莎原本平淡无奇的生活。在偌大的广场里,宽阔的街道上,门口的便利店前,她只对她笑,无视所有人来转过头笑,漫不经心的笑,发自内心的笑,把冰冻的心软化了。她们的距离那样之近。
         在烈日炎炎下吮吸同一个冰棍,在白雪皑皑中堆同一个雪人。这关系真暧昧,没法言说,只能靠着你来我往的眼神,还有心有灵犀的默契。可明明已经如此亲密!
         忘记了是谁先表明的心意,反正后来是在一起了。于是她便成为了自己生命中的唯一。全世界仿佛都变得透明,只剩下她色彩斑斓。
        能够享受此刻,真是一种无比的幸福。大地上的一切生灵都为她们的爱欢歌,空白的画册上有了第一幅图画,画的就是晓梅的笑容,眉眼弯弯。
        曾经总是感觉怅然若失,实际上也从未拥有过什么。自己独来独往,和这个世界的其他人仿佛不处在同一条轨迹。一点烦闷的小事就会引燃导火索,悲伤无法抑制在头脑里爆炸。但是无论如何还得过下去,死撑着也要过下去。她没有办法从其中挣脱。但是娜塔莎不愿意回想这些黑暗的过去,毕竟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如果有来生的话,那自己应该也是第一个牵到她手的人。
         桌子上是新鲜的苹果和一把水果刀,娜塔莎准备给晓梅削个苹果,等她醒来之后就可以吃了。
         只是,那满有把握的拿刀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在另一只手腕上,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
         鲜血染红了她的裙子。
         来生,她们的手会紧紧相牵。












—————————————————————————

其实
看完这个你们可能不明白这是啥意思

事实上湾湾没有和白鹅在一起 都是白鹅瞎想的

开篇湾湾脑袋上的汗渍是血 手背冰凉
所以她其实已经死了
所谓的忘记了谁先告白
是因为没有告白
白鹅把湾湾杀掉了
结尾白鹅是选择了自杀 要和湾湾一起殉情
因为白鹅从来没有拥有过家人和朋友 所以认为死去并不重要
湾湾对白鹅的爱毫不知情 而且她根本和白鹅不熟
行吧就当我胡bb吧 反正也是凑数

      

评论

热度(3)